jav名优馆破解版app安卓

陶薇薇走过去,看向萧逸琛。

“什么事?”

萧逸琛一把将陶薇薇拽了出来,推到墙边,欺身压了上去,陶薇薇愣了一下,伸手搂着萧逸琛的脖子,抬头笑着看着她家大妖孽。

“怎么了?什么事还这么有仪式感,非要把我推到墙上,一副霸道总裁范才肯说?”

萧逸琛看着怀里的娇美的女人,忍不住亲了一口红唇,双眸紧紧锁住女人的美眸。

“和我在一起,幸福吗?”

陶薇薇笑着摸了摸萧逸琛的额头。

“这都是怎么了?儿子刚才也问我幸福吗?现在也问了同样的问题,们爷俩怎么了?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“没有,就是突然想问问而已。”

“很幸福啊,两个可爱的儿子,还有的陪伴,我觉得自己好像是人生赢家一样,很满足很开心啊。”

“那就好,好好睡觉吧,明天我带出去玩。”

萧逸琛突然把陶薇薇推了进去,转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,关上了门。

铁路旁的黑丝袜小妖精

陶薇薇还没缓过神就被推进了房间,看着对面关上的房门,陶薇薇有些惊讶,今天的萧逸琛好不正常啊,难道是更年期?不会吧,他才多大啊,28岁不可能更年期吧,难道是欲求不满?想到这,陶薇薇觉得很有可能是,这几天太忙了,都没有照顾到她家大妖孽的生理需求,嗯,忙完了这阵子,一定要好好补偿一下她家大妖孽。

还有,明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,自己要做好准备,一定要让萧逸琛答应自己的求婚!

陶薇薇进了房间,打开抽屉,拿出一个精致的首饰盒,抱在怀里,眼里充满了憧憬!明天加油!

洗完澡,收拾了一下,陶薇薇躺在床上,想起和萧逸琛的点点滴滴,心里一阵甜蜜。

第一次在酒吧的刺激的相遇,第一次在萧氏企业的唇枪舌战,第一次被萧逸琛抱着去医院,第一次在泳池边和萧逸琛倾诉心里的委屈,第一次带萧逸琛去吃夜市,第一次被男人护在身下,替自己挡子弹,第一次被男人豁出性命只为保全自己,第一次被人如此珍视,第一次被人如此保护,第一次交出真心,第一次想和一个男人白头偕老,明天又加了一个第一次,第一次向一个男人求婚。

其实,和萧逸琛的相处并没有那么长的时间,却感觉已经相遇了好久好久,就可以坚定的认定这个男人是自己要嫁的人,真的不可思议,却又水到渠成。

陶薇薇一直很喜欢一句话。

跟在一起的时光都很耀眼,因为天气好,因为天气不好,因为天气刚刚好,每一天,都很美好。

确实,人的一生其实说短不短,可是说长也不长,在有限的生命里遇到了那个他,真的是幸运的,每一天都是美好的。

想着想着,陶薇薇睡着了。

陶薇薇没想到的是,在她睡着后,有一个小小的身影偷偷溜了出去。

萧逸琛躺在床上,也是想了好多,明天就是向陶薇薇求婚的日子了,因为是第一次,所以感觉好期待又好紧张。

想起和这个女人的相处的时光,真的像是做梦一般,好不真实,因为萧逸琛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凉薄的人,绝对不可能如此深爱上一个人,以前也想过自己的另一半很有可能会和身边的世家大族的子弟一样,会是某个财阀的某个大小姐,无情无爱,只为繁衍子嗣,浑浑噩噩的过一辈子也就过去了,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小狐狸,而且是愿意把生命都交给她的那种深爱,萧逸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却又觉得很幸运。

既然遇到了这只小狐狸,那就牢牢看住,再也不放手,让她全身都打上自己的烙印,永远陪着自己,赏花开花落,看云卷云舒,一生护她周全。

“爹地,我可以进来吗?”

突然,门口传来一个怯怯的奶生奶气的声音。

萧逸琛下了床,走出去,看到门口钻进来一个小脑袋,正抬头看着自己,一脸期待。

竟然是大儿子大宝!

萧逸琛抱着胸,慵懒的靠在墙上,笑着看向他家大儿子,想逗逗大宝。

“不可以。”

大宝嘟了嘟嘴,委屈巴巴的看向萧逸琛。

“我告诉妈咪去,说爹地欺负我。”

哎呀,一上来就这么大的杀手锏,自己只能妥协了。

萧逸琛走过去,把儿子抱起来,看着怀里的儿子,捏了捏大宝软糯的小脸蛋。

“胆儿肥了哈,知道搬救兵了。”

大宝笑着看向萧逸琛,小脸蛋红扑扑的,可爱极了~

萧逸琛看着大宝可爱的小模样,真的觉得这个大儿子变化最大,以前从来不喜欢说话的,更别谈让自己抱抱了,父子俩几乎没有交流,萧逸琛还从来没想过自家儿子看着自己,眼里有着浓浓的孺慕之情,还能对着自己笑得如此可爱,陶薇薇那个女人真的有魔法!好像她一来,整个家庭的氛围就不一样了,萧逸琛对陶薇薇有着说不出来的感动和感谢。

萧逸琛看大宝只穿着一身白色的萌萌的睡衣,怕儿子冻着,大长腿一迈,就把儿子放在了床上,顺便批了一个薄薄的毯子。

萧逸琛坐在对面,看着面前小小的身子。

“说吧,这么晚了不睡觉,找爹地做什么?”

大宝抬头看着萧逸琛,认真的看向萧逸琛。

“爹地,今天我们是男人之间的对话,彼此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。”

男人?

看着对面的奶娃娃,萧逸琛一愣,心里好想笑,不过看着儿子严肃的表情,还是点点头。

“好,男人的对话,我接受。”

“爹地,明天要和妈咪求婚了吗?”

萧逸琛看向儿子。

“对啊,不是早就知道了,怎么,还要反对?”

大宝眼睛一亮,摇了摇头,认真的看向萧逸琛。

“当然不是,爹地,妈咪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妈咪,会对妈咪一辈子好的对吗?”

萧逸琛明白了,感情这儿子是为了她妈咪向自己要承诺来了。

萧逸琛想了想,靠在后面,看向他家大儿子,虽然想正经,但是看到儿子可爱的模样,萧逸琛还是起了逗弄之心。

“如果我不能对妈咪好了,会怎么做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