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年龄确认入口网址

困境中的恶灵海水,如暖阳下的积雪般溃散,一杯水泼进沙漠般就地蒸发,整片空间也随之光明起来。

阿伽门农的黑暗面,也在一阵清风中,化为灰烬,消散如烟。

几乎是一瞬间,整片空间在四面八方泛起裂缝,巨灵布鲁引发的心魔困境,轰然爆碎。

而在幽灵列车上,就在夜林已经决定召唤宇宙恶魔,强行把这片空间破碎的时候,月娜,醒过来了!

嘭!

六翼绽放,光华璀璨,神圣浩然的“光”在她身上闪耀,强烈的气浪瞬间将附近的恶灵蒸发殆尽,避退蔓延到脚下的黑水,且再也没有复苏的迹象。

恶灵欢腾的海洋,陡然蒸发了五分之一,海平面随之骤降。

巨灵布鲁身上如同浇了滚烫的热油,快速冒烟焚烧,哀嚎声带起阵阵冲击波,幽灵列车的车顶都寸寸炸开了。

圣洁六翼极速扩展,延伸至足以包裹所有人的范围,像保护幼崽的母亲,六翼如钢铁壁垒,牢不可破。

月娜神情迷茫,自己有点搞不清自己的状况,炽天使的能力,在雷米迪亚大圣堂中记载的也不多。

轰隆……

伴随着一声惊天巨响,已经被“啃食”到最后阶段的月亮,一侧突然裂开了一条大缝,一道更为璀璨的光芒,从天穹降临,强行阻止了月食的最后一步。

清新阳光照耀的俏皮丽人

它身上无穷无尽的光,宛如太阳的补充,让月食消散,重新恢复皎洁之辉。

它落下了,落在月娜身后,双手在两侧平举。

原本一直被月娜携带的圣枪“布里欧纳克”,赫然突破了空间道具的限制,浮现在对方双手之间。

光天使,阿伽门农!

“吾,赐予你大天使的庇佑!赐予你勇气和信心,并给予你神的试炼,无论世间的黑暗有多深,我的光芒,将会永远指引向往正义的你。”

双手间的圣枪改变了体表的颜色,金光璀璨,夺目耀人,布里欧纳克的枪尖,缓缓对准了巨灵布鲁。

月娜仿佛心有灵犀,双手自然如阿伽门农一样平摊,圣洁细碎的金光,照耀了附近大片海域,恶灵溃散。

“神啊!”

月娜细语呢喃,长发飘扬,如圣洁天使。

“请将他们的罪名……”

“赦免吧!”

金色圣枪猛然扩大了无数倍,以陨石坠地,毁天灭地之势,占据了整片天穹!

被圣枪锁定的敌人,将无法挣扎与逃避,巨灵布鲁,轰然爆碎。

场为之寂静。

没有人能想到,被无数恶灵所注视的月娜,不久前还虚弱到只能让凯丽背着,现在才刚刚睁眼醒来,就轰碎了邪恶巨灵?

过于明显的状态差距,让希娅特她们极为意外,很明显,月娜达到了“炽天使”,传说中,距离“神”最近的使者。

金光点点斑驳细碎,光天使阿伽门农缓缓消散在空中,它是赐予月娜“大天使庇佑”的守护天使,算是往后的半个守护者。

原本赐予天使祝福,应该是大天使拉法尔或者大天使乌利尔来做的事,不过被它半路截胡了。

赐予“炽天使”的庇护,只要一位天使就够了,也没什么区别。

而且单论实力来说,除了大天使米歇尔,比起那几个,它可能还会更强一些。

“这个……”

月娜尴尬般挠了挠头,在众目睽睽之下涨红了脸,好半晌才憋出一句:“我好像,没感觉哪里有变化啊。”

“切~”

“惹~”

“啧啧~”

各种羡慕但不妒忌的回应,以及月娜的意外突破,热烈轻松的气氛,一下子就冲散了幽灵列车的阴霾。

她们很想问问月娜到底在里面经历了什么,又是怎么突破的,但巨灵布鲁那边,又出现了意外。

先前它被圣枪轰碎,但并未真正死亡,它是黄昏之海的恶灵,凝聚了天空之海吞噬魔力的特性。

此刻,有黑色海水逆行,形成一道龙卷模样的水柱,将巨灵布鲁与恶灵海洋,连通在了一起。

原本躯体破碎不堪的布鲁,体型在快速恢复,气息也在逐渐升腾。

飞燕见状一捂额头,闭着眼睛发出一声呻吟:“这家伙还没死!”

她算是突然窥探到阿拉德大陆的冰山一角了,这般恶灵怪物,凭借自身与海洋相融的特性,只怕并不会逊色于使徒安徒恩多少。

天空之海具有吞噬魔力的特性,而海洋中的巨灵,是不是收纳了这些魔力?

最可怕的是对方是海洋生物,要是在四块大陆的海岸肆虐,在晚上召唤恶灵海啸吞噬城镇,只怕整个天界都会被搅和的不得安宁。

“我有点信了,你拯救过阿拉德。”飞燕无力反驳,一脸衰相,对夜林耸了耸肩。

就算今天消灭了巨灵布鲁,消灭了天界的大威胁,往后的日子里,她和拉斐尔在皇女庭院,向姐妹们说自己曾经参与过一场拯救世界的行动,估计也没人会相信。

月娜晃悠着缩小的圣枪,左看看右摸摸,一副茫然的模样,嘀咕道:“这玩意,怎么用来着?刚才怎么变得那么大?直接丢出去行么?”

巨灵布鲁又复苏了,理所当然她要再次召唤布里欧纳克,把这家伙戳爆。

“不用圣枪,你跟我过来。”

微微摇头,夜林示意她跟着自己走,然后径直迈过破碎不堪的甲板,主动靠近了巨灵布鲁。

“老板,危险!”

墨梅刚焦急提醒,随后整个人一愣,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外表凶恶狰狞的巨灵布鲁,居然发出了一种像极了呜咽的声音,带着浓浓的哭腔和悲伤。

若不是这家伙外型的确膈应人,闭上眼睛的话,她还以为是米拉兹养的狗被揍哭了。

“别哭了,时间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了,神灵隐匿,即使你想携带天空之海的恶灵向诅咒你的海神复仇,也寻不到一分踪迹。”

瞬间,月娜美眸瞪大,嘴角抽动不可思议,这人,居然在和邪恶巨灵聊天对话?

而且听这般意思,他好像有一点点同情这个家伙?

更让人意外的,还是巨灵布鲁,虽然被恶灵海水恢复了身躯,但怎么也收敛了杀意,没有攻击他?

希娅特她们看到意外情况后,也纷纷大着胆子,凑了过来,互相对视,都迷茫不已。

“这巨灵怎么回事,别卖关子,别装酷,直接说。”

希娅特戳了戳他胳膊,示意赶紧解释一下,这到底是什么鬼,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搞糊涂了。

“你们还记得渔夫的故事么?”夜林手指一勾,巨灵布鲁环绕脖颈的神秘黄铜铃铛,就被他取了下来,随意丢置在脚下。

“记得啊,三儿子因为贪婪,莫名其妙跳了海。”谷雨小声嘀咕。

“这家伙也贪,它渴望吞噬掉所有人的灵魂,但自身就是恶灵融合而成的,吞噬海洋中恶灵的话,就像是自己吃自己,毫无效果,和渔夫的三儿子一样,最终毫无所获。”

巨灵布鲁的封印之铃,即是限制布鲁行动的封印之物,也是一种让其变化的诅咒之物。

“你是说,这家伙曾经是渔夫的三儿子?被铃铛给诅咒了?”

最惊愕的还是飞燕和拉斐尔,渔夫的故事她们是当童话故事,美德寓言来听的,如今突然活生生出现在眼前,有点难以置信。

“是他,也不是他,海洋中的恶灵汇聚,形成的巨灵名字叫做布鲁,只不过形成的过程需要一个核心,就是三儿子贪婪的思想,他在黄昏之海被神秘铃铛给诅咒了。”

“月娜,净化他身上这些恶灵。”

“嗯嗯,我试试。”

原本对恶灵迷雾没有效果的圣光,如今像是雪块见了热水,飞速消融,化为缕缕黑烟。

巨灵布鲁,是用一个人作为本体,融合了天空之海恶灵,所产生的邪恶贪婪之物。

神秘的铃铛,在落地后不久,飞速生锈,不过几分钟,就变成了一堆铁锈粉末。

幽灵列车,停下了。

恶灵迷雾,也如同阳春白雪,消弭于无形。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月娜仿佛看到了那些被净化的恶灵,好像在对自己微笑鞠躬?

她心有所感,把圣枪使劲丢到了海水里面,顿时,海面上绽放出一道璀璨的圣光,直通天际。

海洋,蔚蓝。

整片天空,一下子就放晴了。

“好了么……唉?”

月娜一愣,她按夜林的意思净化布鲁身上的恶灵,怎么走神一转眼,巨灵布鲁凭空消失了?

“他啊,走了,带着一船的渔获,回家了。”

夜林叹了口气,从甲板上捡起一颗紫色石子,一副鱼钩,一块宝石。

聚灵之核,以及,很普通的鱼钩,布鲁嘴里叼的那副。

冰魄魂石,很美丽珍贵的一种宝石,鱼钩上挂的东西,也是当初他跳下海,去抓取的东西,但是再也没有回来。

他把鱼钩和冰魄魂石使劲丢向了大海,生于大海,理应还给大海。

…………

“哇哇,吓死小灯笼了,我梦到,有海水升上车顶,无数恶灵向小灯笼扑过来,还有好多好多人鱼族的尸体。”

“是的是的,空空伊也梦到了。”

两只小人鱼一蹦一跳,向夜林讲述刚刚的噩梦,说自己梦到了幽灵列车,吓出一身冷汗。

夜林向后,对她们撇撇嘴,在幽灵空间破碎的刹那,他们就被转移到了原本的海上列车,而且,快要赶到无法地带了。

至于两只人鱼的记忆,估计出了一点问题,当做梦了吧。

“我踏马,吓死老子了,那是什么鬼,幽灵列车吧,好多尸体,要不是驾驶室的密封还好,我这身龟壳都要被咬碎了。”

波迪尔迈着颤抖的步伐,走一步抖三抖,声音都变了调。

“什么幽灵列车?”小灯笼迷茫问道。

“就是那个……”

波迪尔还要解释,被夜林飞起一脚踹回了驾驶室,别吓着这俩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