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视频app黄下载无弹窗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如破布一般抖动的星空之中。

陡然跌落一人。

其人面相普通,着白衣,发丝银白至腰,纵然到的此时都散而不乱。

“掌,掌,掌……掌教?!”

墨长发更是目光溃散,长发冲破冠冕,阵阵悸动自心头传递自全身,打摆子似的颤了起来:

“我,我…..(艹皿艹)!”

星空之中气流狂抖,浩荡云流滚滚激荡,洞天之中却是一片鸦雀无声,所有人呆若木鸡。

“乾,乾……万法,万法掌教?”

郑龙求忍不住擦了擦眼,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。

法无灭等人的脸色也都发白,心中无法淡定,这可是一宗之掌教,当今东洲位最尊的十三个人中的一个。

“这,这怎么可能…….”

气质美女手持佛珠唯美写真宛如世外仙子

风长明站不住了,他心头颤栗,身后神剑嗡嗡鸣动,神情恍惚,好似在做梦。

那可是乾十四!

千年之前的万法楼掌教亲传弟子,以乾为其姓,九州四海无尽漠各取其一为十四。

乾坤亦叫乾十四!

这样一个承接了上一代万法楼掌教所有期许,曾经横扫同代与天鼎帝争锋的盖世天骄。

纵然千年之后的如今似乎已然被天鼎帝掩盖了锋芒,可在三大圣地之主不出的如今,也几乎是如今东洲明面上的第二人了!

“不,不,幻觉,这一定是幻觉。”

墨长发兀自无法相信。

自己心目中无敌的掌教竟然也被那元阳道人镇压了,甚至不顾那星光长鞭的抽打,脚下重重一踏,就要冲天而起。

“不要冲动!”

郑龙求踏步而前,死死按住了他的肩膀,神情震怖之中带着凝重:“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墨长发心中一震,苦涩看着。

星空之中巨浪排空,一颗颗虚无的星辰被霸绝的拳印压碎,深邃的星空都似乎要被撕裂开来。

“元阳道人!”

星空之中,五色消散之刹那,自恍惚之中醒来的乾十四面色肃杀至极。

双拳开合,在星空之中翻起滔天大浪,恐怖的气息遥隔不知多远垂流而下,悭山洞天之中就掀起狂风来。

一拳一脚就引动了整个洞天世界的暴动,一方方洞天横飞,不知几多山川草木成灰。

恐怖至极。

“星河真形,星海灵相,星辰洞天,好大的野心,好大的野心!”

滚滚血气激荡之中,乾十四脸色难看,却也带着震动。

虽然被镇压其中,但那五色灵光似乎并没有直接杀伐之力,亦或者说根本没能伤到他。

但这一道星河太过浩瀚,近二十方洞天加持之力,哪怕是他也不能够在短时间之中将其彻底的撕裂开来。

“灵田!”

一个原太一门的长老惊呼一声,下意识的阻挡在灵田之前,斩碎了掀起的狂风。

但感觉到四周冷漠的眸光,顿时脸色就是一僵。

但听着一声长鞭当空炸响,他一咬牙,还是鼓荡血气,压下了汹涌弥漫在三千里灵田之上的狂风。

“这个人好强,怪物先生的进步也…….”

郑龙求等人骇然,看着星空之中翻江倒海的乾十四,三心蓝灵童也有些震动。

安奇生凝练了同根同源,相生相克的五方洞天,加之捕获的其他洞天,此时的星空比之两年前已然强了不知多少。

但仍然被那白发白衣人搅的天翻地覆,可见此人之强大了。

可如此强横之人,竟也被镇压了。

“短命种,都有着这样的潜力吗?”

三心蓝灵童有些发怔,不止是安奇生,这些短命种的实力提升也是极快。

在幽林大界,长生种的每一次晋升,都是要十万年为单位,哪里有着这样的速度?

是因为短命,故而分秒必争?

还是说……

这蓝皮小家伙心中萌生悸动。

…….

呼~

天地失声。

天骄城内外,包括十四皇女,诸宗门的真传弟子在内的所有人全都失语。

怔怔的看着长空之中单手背负,白发如瀑的道人,陷入震惊之中。

不是没人预料到安奇生有可能逆风翻盘,反胜乾十四,这个可能虽然小,但也有人有过这样的联想。

但但凡大能交手,打个十天十夜都不算长。

粉碎真空级交手,更没有时间空间的限制,曾有两尊粉碎真空的强者生死搏杀。

耗时三十二年,震动百国,妖关,横跨两大州,无数人为之震动。

而这,甚至都不算最长。

可是,乾十四与那元阳道人的交手才多久?

乾十四也是当世绝顶,谁能想到如此之快的就栽在了这个元阳道人手中?

包括天鼎帝,遥隔虚空窥视此幕的诸大宗门掌教,长老,都有些色变。

看着长空之中的道人,心中千百念头浮现。

这横空出世的道人,竟似比当年的天鼎帝崛起的还要快!

“这一式神通还有着破绽……”

安奇生立于长空之中,周身五色闪烁消散。

天上地下的诸多惊叹目光,他恍若未觉,但他的心思却在五色神光这一式神通的破绽之上。

不同于仅有雏形的封神榜,此时的五色神光已然是他一身道法神通的此时大成。

只是,大成并不意味着完美。

此时的大成也并非是这道神通的真正大成。

而此时,安奇生也发现了五色神光的最大缺点。

镇而不能杀。

轰隆!

这时,一缕封王气息震动天上地下,万龙舟震动发出撼世长吟。

裹挟世间极尽之力,撞碎重重虚空而来。

“船极好。”

安奇生轻赞一声,整个人已然被强横的气息淹没,如流星般划破长空数千里。

封王灵宝的攻击,天鼎帝避不开,他也避不过。

但他只是以五色流光缭绕周身,避其本体,撞其气息。

但饶是他避重就轻,仍然被撞飞数千里,周身筋骨仍在不断炸响着,巨大到常人难以理解的力量在他的体内横冲直撞。

轰隆!

封王气息震动天地。

安奇生的洞天之中,正自不住出拳以寻出此洞天破绽的乾十四心头一震。

猛然抬头,只听一声撼世龙吟炸裂虚空。

继而千百道细微的龙形气劲滚滚而来,纵横交织之间,化作一轮熊熊燃烧的金阳镇压而下!

却赫然是‘大日万龙拳’!

“嗯?这是,万龙舟的气息?”

乾十四一眼洞彻出组成这一道拳印的力量来源,眸光一凝,已然猜出了安奇生的目的:“想要以万龙舟来镇压我?”

乾十四险些被气笑,却也根本毫无办法。

身为洞天之主,那元阳道人对于洞天的掌控已然极深,他避不开,也躲不掉!

“那就看看,是我先被镇压,还是先被万龙舟镇杀吧!”

乾十四眉宇间煞气凝重,踏步间,再度千龙翔空,龙吟烈烈,再度演化天地合。

那元阳道人借来万龙舟之力镇压自己,出乎了他的预料,但那元阳道人也必然要承受万龙舟的轰击!

想要借力打力,也要看看自己是否有这个力量!

轰隆!

洞天内外,同时发生着惊天碰撞。

万龙舟的气息横空激荡,万万里天地变色,天骄城,天鼎国,乃至于附近数十王朝的疆域之上皆是狂风大作。

凌冽的气息横贯八方,一切生物不能够浮空!

有修士远远观战,猝不及防之下,登时被这一道气息当空压爆成漫天血雾。

一缕气息而已,已然有了睥睨四野,横推八方的霸道!

轰!

一次碰撞之后,四太子远远退开,他立于天骄城城头之上,凝视那踏空而来的红衣女子,眸光之中带着一抹凝重。

神色却是平静依旧:

“苗道友还要出手吗?”

“出手又如何?”

苗萌气势强大,踏步如山川位移,如星辰滚动,血气澎湃宛如一尊女战神。

她恼这四太子阻拦,此时杀气滚滚。

但下一瞬,她却不得不止步了,因为四太子的身前,有一衣衫褴褛的中年人跌迦而坐,平静观战。

那中年人衣衫褴褛,却没有半分狼狈,只是他的气息,却如大日即将落下的黄昏,似乎随时都会消失。

这,已然不止是重伤了。

“也是个高手,却要躲在重伤的父亲背后吗?”

苗萌止步,眼神发寒:“父亲,似乎已然命不久矣。”

万龙舟不是她所能操纵的,她只能够加以引导,错过了最佳的机会,她根本也没有其他办法了。

“若背后没有万法楼,敢在天骄城对我出手吗?”

四太子神色冷淡,不为所动。

“事情,该到此为止了。”

天鼎帝淡淡开口。

随着他开声,四周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消失,一股莫可名状的气息充斥天骄城,让苗萌不得不退步。

“归一。”

苗萌神色凝重,缓缓吐出二字。

上古圣皇在世,这样的修为都有资格封侯了,这样的存在,如今之东洲,似乎一个都没有了。

此时,她才明白几尊掌教退去的缘由。

一尊似乎命不久矣的封侯级强者,没有人愿意与其一换一,更不必说,极有可能还不是一换一了。

苗萌不答。

宗门的掌教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镇压,这可不是件小事,只怕万法楼的太上长老们都要暴怒。

“已经结束了。”

天鼎帝也不多言,带着一丝惊叹的眸光看向长空。

轰!

轰隆!

安奇生于五色交织之间,挪移纵横在长空各处,避开这一艘无人掌控,只是自发轰击的封王灵宝。

任何灵宝,无论多么有灵性,都要为人掌控,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。

纵然是封王灵宝,乃至于天尊至宝都不例外。

没有人知晓为什么,但古今三千万年的诸多天尊,圣皇,至尊,却都不曾尝试过。

天鼎帝不知,安奇生不知,诸多宗门的掌教,长老似乎也不知晓。

但这并不妨碍他寻到‘灵宝’的破绽。

无人能掌控,就是最大的破绽,轰击千万里,亿万里,神威浩荡,却又如何及得上轰击一点?

“终于,结束了。”

安奇生缓缓抬眉,七窍之中流出道道血蛇,体魄受到巨大的压迫。

轰隆!

他气息勃发,如同燃烧一般,主动迎上了那无所不在的封王气息,两者再度碰撞!

砰!

巨大到恐怖的力量的对抗之下,安奇生的体魄在刹那之间,已然爆碎开来!

猩红血液挥洒长空。

同时,安奇生的洞天之中,星河坍塌,星海破碎,一颗颗代表着‘身神’的虚幻‘星辰’全都破碎开来!

但同时,强横至极的碰撞所迸发的一切巨力,也全都在神色变换的乾十四身上爆发出来!

这是万龙舟之力,

也是安奇生之力,

甚至还有着他自己轰击洞天的力量!

轰隆!

刹那而已,乾十四已然横空坠落。

如一颗极尽燃烧的流星划破长空,撞飞了一方方实质的洞天星辰,重重的砸在了悭山洞天之中。

地动山摇,星光破碎间。

郑龙求等人呆若木鸡,洞天之内,一时鸦雀无声。

轰!

而与此同时。

洞天之外,一次碰撞之后,万龙舟终于陷入沉浸,最后刹那鼓荡力量破空而去。

下一瞬,

那漫天血雾如有生命一般开始汇聚,狂风鼓荡之间,安奇生踏步走出,血雾褪去,白发依旧。

再环顾四周,

天地,似乎都静了下来。